口技之故事篇

誇女人口技好,比誇其漂亮要受用很多,漂亮是當畫看的,清清爽爽的視覺滿足。口技好是給男人切切實實享受的,看得見摸得著的實用主義。當然,這也事關一個女人的虛榮心,試想一個男人無論上多少張床,面對多少個女人,始終都逾越不過你低頭含弄的影子,豈不過癮?

嗯,不多閑話,我以W與J的故事為例來詳細闡述,請盡情代入和想象,並悉心領會。

W一下班就驅車到J的公司門口,也不管外面的雨越下越大,他身體的躁動跟十分鐘前J發給他的一張圖片有關,這女人,又拍了張口含食指的照片,並且是含到指跟處的那種,她眼神輕佻,朱唇微啟,……W留意到J今天穿的是藕荷色絲質中長裙,裏面黑色的內衣若隱若現。他略作了個被雨淋濕的想象……嗯,曲線畢露,一定的。想到這裏,他壞笑了幾聲,給J去電話說十分鐘後到樓下。

「去哪兒?」J一上車就又把食指咬在齒間,眨巴著眼睛,裝無辜地問。

W說你就要知道了。然後是一個漂亮快速的起步。

J公司不遠處有一小長條的空地,被半人高的木柵欄圍起來,W把車子停在路邊,傘都不拿,拉起J就朝木柵欄走,J另一只手還攥著手機,正擔心被雨淋壞,W一把奪過手機裝自己的褲兜裏,就這樣,兩人來不及言語,便互相拽扯著從木柵欄脫落的一個縫隙鉆過去,踩進半尺高的荒草裏。

幹嘛?J剛說了兩個字,W就吻了上來,他一邊吻一遍含糊地說:不是早就想淋雨了嗎?

說著他手隔著裙子就把J的文胸解了下來,又嘟囔著:脫下來!

J感覺到臉上發梢和手臂上有涼涼的雨絲,反而和身體裏突然升騰起來的火有一種奇妙的交融,皮膚上有細微的刺啦聲,就像水澆在烙鐵上一樣。

她聽話地從袖口褪下文胸的帶子,就那麼讓文胸從腰間滑落,到了臀部,W一把掀起裙子,連帶著內褲,往下扯……衣服已經差不多快濕透了,絲質的裙子這時候就緊緊地貼在J的身上,有些地方圓圓地撐起,有些地方打著褶皺收了回去,乳溝和股溝這個時候特別搶眼。兩只手不夠用似的,W只好左右手一上一下地擠壓,似乎J的身體是可以揉搓出水的海綿。

J貼著W站立,他頂著她,左右地互相蹭著,J看著急吼吼的W,抽出舌頭,看著W,溫柔地舔了一圈他的唇,然後低下身子,跪下,是的,跪在水淋淋的青草上,她的文胸和內褲掛在腳踝處,有一半隱在了青草裏,就在跪下去的一瞬間,她的裙子被W掀了上來,纏在腰間。清冷的空氣裏,J的臀部圓潤慘白,甚至手一碰就要瑟瑟發抖的樣子。

J知道W有很多幻想要實現,所以她想要今天好好地給予他,這個念頭在她含著手指拍照時就已經在胸口翻騰了,因為她看見了窗外的雨,大小那麼的合適,空氣清涼又濕潤,可以制造出一種傷感絕望的迷情氣氛。她知道要舒適就得在浴室,在花灑、在溫溫的水下,要狂野要不計一切,就要在這樣的雨裏,在欲念被挑撥到不釋放就手足無措時。當然,在出租車後座,在公園,在電梯內,在樓梯拐角,在酒吧洗手間,在影院,在公交車最後一排,在海邊,在晃晃悠悠的船上,在辦公室,偷藏在辦公桌下,在公共休息室,在樓頂的天臺,在半開的院門邊,在行進的火車裏、飛機上,在對方駕駛車子行駛在鄉間小路上(高速上千萬別嘗試),或紅燈時……甚至還可以在另外一個人的註視下……J有很多很的設想,都不及這一幕來的及時和不可預知。

J跪在冰涼的青草上,青草下有還未變軟的土塊,膝蓋有微痛,唯有著微痛讓J的存在感和幸福感更敏銳,她牙齒咬住W的皮帶邊稍,兩只手忙亂而又不得要領地去扯,扯不開,她咬著嘴唇,迷離著眼神,急促著呼吸,仰頭向W求助,W有些不敢看她的眼睛,只覺得那是深淵,只一眼,就有一雙手會拽他陷入,然後是無止境的墜落……他閉上眼,幫她解開褲子。

J其實還喜歡在解開褲子之前,伸出舌頭,在他的凸起上舔那麼幾下,然後輕輕順著凸起的根部,一點一點用牙齒隔著布料,慢慢向上輕咬過去,讓哈出熱的氣息,一點一點鼓動他的燥熱。

J有時只是用手隔著褲子來回摩挲,或者貼上去臉頰下巴,一起蹭,手指連皮帶扣碰也不碰,顯得膽怯又被動,只等對方按捺不住。

J也很少直接表達自己的迫不及待,前戲其實就是情欲耐力的考驗,就是一張弓要拉到極限,一根皮筋要扯到快斷,一個氣球要吹到快要爆裂。也是情欲的心理感受強於生理感受的時候,感情多,走心的時候,前戲也往往會纏綿很久。有濃情在,就更不能小看了前戲以及準前戲的口技。

繼續閱讀
下一篇: 強佔美舅媽

更多成人小說與情色文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