覺得彈窗廣告很煩是嗎? 注册 / 登录 就可以無彈窗廣告觀看所有影片啦!

公司潛規則

本人今年30歲,早年還是瘋狂過一段時光,但現在已經成了家連小孩都有了,所以老實了不少。男人有了家庭就是不一樣,想得多了,有顧慮了。不是沒機會在外面胡搞,而且怕家裏的老婆曉得後家就不完整了,有時候不得不控制住自已的小弟,讓它不能為所欲為。

我上班的單位是一個工程咨詢公司,說是咨詢公司其實也就是一個私人老板開的一家專門給人做預算、變更、資料的公司。我22歲才進這家公司時還是一家小公司,加起來不到10個人,可最近幾年順風順水,市場的需要再加上老板還是有些門路的,所以公司做大了,還取得了資質。當然,作為元老的我也算是公司的老油條了,就是我們老板見了我都是客客氣氣的,因為他知道,公司有今年,我們這些元老是出了不少力的。不敢誇張的說,特別是我給他出了不少力。因為我不善於在外交際,實幹就是我最大的本事,在這個公司裏我應該是做實事最多的一個人,老板也很器重我。

雖然我只是一位科長,但公司的兩位副經理並不能直接管轄於我,只有老板才是我真正的頂頭上司。我這個人很隨和,不管是老的還是小的,我都能和他們平輩論交,從來不在他們面前?領導的架子,只有在工作上的時候我才會對我下面帶的人嚴格。平時我經常開他們的玩笑,他們也會開我的玩笑,雖然我和他們的關系還不是很親密,因為畢竟年齡和身份都不同,但他們還是能把我當成一個普通的朋友,不會和我太生疏。而且他們有不會的問題的時候也很喜歡問我,因為我是三個科長中懂得最多也最好說話的一個。雖然我只是負責變更,但預算和資料我也都懂,只要別人問到我,我都會盡力回答他們的。但我卻不會主動的去教人,因為我覺得這些知識應該是在學校學習的,公司不是學校,不是教人知識的地方,如果什麼都不懂什麼都要教,那還不如回學校去重新學習過。

今年夏天由於公司的需要,老板又招了二十個應屆畢業生。十個男的十個女的,十個男的分到了預算科和變更科,而十個女的全部分給了資料科。因為資料科要做的東西最多,雖然他們做的東西是最沒技術含量的,但卻是最費人力的。公司一下來了十個美女,那情景可想而知了。我科室的人基本上都是男的,他們像是餓狼見到小羊一樣,有事無事都往資料科跑,有時去倒點水,有時去復印一下東西,反正不管有借口還是沒借口都往資料科跑。我也不說什麼,畢竟這很正常的嘛,公司也沒明確規定不能在公司內談戀愛,我只要求他們能完成我要求的工作就行,別的我不管。正因為如此,我科室的人都覺得我是一個好領導。

這些學生剛來時由於不太熟都還有點收斂,但過得幾個月大家熟了,經常出去吃飯聯誼這些,我科室基本上就看不到人了。因為他們一個個的都跑到資料科辦公去了,我也樂得清靜,反正我的原則是只要工作幹得出來,你天天在家睡大覺都可以。其實除了每天早上點名安排任務那十分鐘,別的時候我真懷疑我已經成了一個光桿司令了。

十一月是深秋的季節,天氣自然開始變冷起來。我一個人坐在一個諾大的辦公室裏,雖然開了空調也還是有點冷。我正要想辦法提升一下溫度時,一個女學生拿著一個電曖爐來了。這個女學生我大概認得,是這次資料科才招的學生,由於這次招來的人實在是多了一點,我這個人又不善於主動去交際,所以除了來我科室的那幾個學生外,別的學生我大多數都是叫不出名字來的,只是在一個公司久了,多少還是記住了樣貌。

「羅科長,你不冷呀,我給你拿了個電爐子來。」女學生甜甜的說道,然後幫我把電插上,四周的空氣一下就暖和了些。

「哦,謝謝。你來我這兒幹嘛,你們資料科應該很暖和的吧,我的人都跑你們那兒幫你們升溫去了,害得我一個人在這兒發冷。」我笑著說道。

這女生長得雖然並不是很好看的那種,但皮膚卻很白,而且笑起也很好看,說話的聲音特別甜,讓我覺得還是很喜歡她這種女生的。而且最主要的是年輕,應該只有20歲的樣子,年輕的女人總是讓我這樣的男人心動。不過也僅僅是心動而已,我現在絕對是有賊心沒賊膽的那種男人,別說是她這種同一個公司的女生了,就算是外面陌生的女生我都不敢去招惹,生怕有一天東窗事發後我的家庭就完了。

「我沒有事就到處走走唄,我們最近的資料不多,而且就算是有點資料,你的人也都很主動的幫我們抄完了。」

我在這兒要說一點,現在資料科的科長是兩年前才來的,之前的老科長走了後她就當上了新科長。資料科做資料是由兩、三個會做的老成員做出電子版來,然後在分給下面的人抄。其實所謂的做資料就是那兩、三個人在做,別的人都是抄資料。說實話我很看起不她們做的資料,雖然我不是專門搞資料的,但我敢說如果我來做資料的話絕對比她們做得好,因為資料科的人都是沒上過工地的女生,她們並不真正了解施工的一些工序,所以做出來的東西都是照以前的模版做的,很多都有問題。要不是老板把監理方打理得好,她們的資料不曉得要著返工多少遍。

「啊?還有這種事呀,沒想到我手下那群人竟然會主動去給你們做苦工。看來我給他們每天布置的任務還是少了。」

「羅科長,你在做什麼呀?」

「畫圖,我們搞變更的一天到晚都是在畫圖。」我隨口說著。

「那你教教我唄,我想跟你學習一下。」小女生用有點嗲的口氣向我軟語求道。

說真的,聽著她那聲音真的讓人心軟軟的,我心裏想著如果是叫床聲的話該有多好聽呀,肯定會讓男人增加性激素分泌的。

「你會CAD嗎?」

「會一點,但不多。我們在學校時只是大概學了一下,上機課只上了兩節。」小女生倒是如實的回道。

「呵呵,那教不了你了。這CAD是基礎,不是一下教得會你的。其實就算你會你也不一定能做得了我這個,因為這些圖都是跟工程有關的,你不了解工程的實際情況你是不懂得畫的。」我如實的給她回道。其實我這個是不喜歡當老師的,如果只是有點不懂的問題來問我,我願意回答,但如果是讓我從不懂教到懂我是沒這個耐心的。

「哦,好吧,我也是隨便說說。我現在連資料都還做不來,來了三個月了,只會抄資料,更不要說你這個了。」小女生徶徶嘴,倒是有幾分可愛。

「羅科長,你是不是還不知道我名字呀?」小女生突然問道。

「這......」這一下真是把我問住了,我還真不曉得她的名字,但又不好意思說出口,必竟她都來了三個月了,我還不曉得她的名字呢。

「呵呵,我叫範曉芳。這可要記住了呀,下次不要說還不曉得我名字。」小女生一臉的不在意,主動報上了自已的姓名。

「範曉芳是吧,好,我記住了,保證不會忘記。」我笑著回道。

自從那天認識範曉芳後她就經常來我辦公室了,其實我也沒多想,因為公司就那麼大一點,大家總會經常往來的。也不只有她一個人來我辦公室竄門,別的女生和男生也都會來的,只不過不像她頻率那麼高。基本上只要她沒事就會跑到我這兒來陪我說話看我畫圖。

「小芳,你經常跑到我這兒來不會是對我有意思了吧?」我開玩笑的問道。

「呸,你一顆老蔥,還是有老婆的人了,我可能看上你不嘛。」小芳也開玩笑的笑著回道。

「那你經常跑我這兒來做什麼呀,不會是想讓我給你介紹個男朋友吧,不過我的人可都去你們那兒了呀,只留下我一顆老蔥在這兒留守,你要是想摘小蔥的話應該回你們資料科去。」

「我在這兒是看你畫圖,想多向你學點東西。」範曉芳坦言道。

說實話,我很欣賞她這種好學的人,而且還是一個女生。很多新來的女生基本上就是來混日子的,每天抄點資料就滿足了,根本沒有想過學東西。

「那你覺得你學會了些什麼?」

「什麼也沒學會,我根本看不懂你在畫些什麼。」

「沒辦法,我弄的東西本來就難,有時候我自已畫起都覺得很困難呢,別說是沒有什麼施工基礎的你了。」

「沒什麼,反正多看下也沒什麼壞處。我在資料科也是聽她們聊天。」

既然她不介意我當然也不會介意咯。有個美女在旁邊陪著說下話還是很愜意的,反正她想來就來想走就走。

進入十二月後天越來越冷了,範曉芳跟我的關系也很熟了,這天我正在畫一份變更圖,因為有點難度所以一直不是很順利,總是咬著指甲頭在思考。

她又一個人進來了,看著我的樣子笑道:「什麼東西把我們羅大師傅都難住了呀,還啃起手指頭來了。」

我雖然平時很隨和,但真正認真工作起來時不喜歡受到別人的打擾,於是就對她說:「沒什麼,你在旁邊安靜會兒吧,我在想東西。」

「哦。」她也沒說什麼,也沒離開,只是坐在旁邊靜靜的看著我畫圖。看了一會兒起身給我倒了杯熱水,放在我身邊,也沒多說一句話。

說實話,我很喜歡這種感覺。女生在這方面就是比男生細心,我工作這麼多年了,當科長也有6年了,我的手下還沒有幾個主動給我端茶送水過呢。

又畫了一個小時,進展還是很慢,我不由得打了個呵坎,閉著眼睛躺在靠椅上想休息幾分鐘。

突然感覺一雙驕嫩的手按在我的太陽穴上,還在輕輕的揉動。我向後一看,著實嚇了我一跳,竟然是小芳在幫我按摸。說實話,她按起的確讓人很舒服,不過這種事情太讓人不習慣了。

繼續閱讀
下一篇: 妹妹的同學~劉雲秀

更多成人小說與情色文學